本作品图片及内容未经作者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纠正

不被大多数认同 意味着巨大的潜力

设计疯人院

from 深圳市,广东省

  • 0 . 00

    外观

  • 0 . 00

    适应

  • 0 . 00

    创新

  • 0 . 00

    细节

  • 0 . 00

    综合

  • 0

  • 0

  • 0

  • 0

转载于设计疯人院

他的设计追求一种逻辑的极简

现在人们对生活的要求越来越高
所以对设计也越来越有要求
而年轻设计师相对已成名的艺术家来说
更激进、更活跃
因为他们没有既定思维
没有成功的束缚
艺术家一旦出名
很难再跳出个人风格
现在很多人觉得年轻设计师很浮躁
我觉得这是一种偏见
如果没有经历过浮躁怎么会有沉淀
我们现在进入了更加智能化的时代
新的技术必然产生新的艺术和设计业态
旧的生产工具有很多的局限性
就像板式家具受机器的限制
数字化的生产方式听起来不太接地气
但如果能利用这些新的技术
生产出好的产品
整个行业都可能被革新
颠覆来自边缘
这个概念叫“边缘式创新”
永远是在别人最瞧不起的角落先开始
它就像一个开关一样
一旦开启之后就会产生连锁反应
直到有一天在整个社会炸开
推动世界的革新
如苹果一开始是一个外行
但iPhone的出现颠覆了整个手机行业

在我的设计理念中
过程比结果重要
我不会去设计一个结果
只是在推进
我的项目只会越来越复杂
越来越先进
它是一条线,我永远在过程中

张周捷

张周捷数字实验室创始人
毕业于英国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
英国建筑史协会访问研究员
归国后,在国内众多高校从事教学工作的同时
于2010年在上海创办个人数字设计实验室


他最核心的工作:培养一个计算机设计师
让计算机通过设定的程序、逻辑来造物
最终的形态无法预判和控制
它靠程序完成自身演化
不再局限我们的想象
这将是另外一种自然


今年的设计上海
就是这样计算机设计的一百把椅子 
他的 endless form 计划
占领了整个展场的西花园
俨然是整个展会最耀眼的设计师
这也是他的作品
首次以完整概念形式展出

如今他的作品大多被博物馆或私人高价收藏
就是这样明星的设计师
在9年前,留学归来时
他的作品同样遭遇无人问津


那时的研究成果和作品
为了便于制作
他自己动手做纸模研究制造流程
然而,作品的实际制作却无人接单

“你这种设计没有人肯接的,
哪有人有耐心给你把这些白色碎片一个个焊接起来?”
焊接作坊里的师傅心急口快地回绝他
来来回回,这样的拒绝进行了十几次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
市面上没人能接这样的“无理要求”
只能自己动手

接下来的整整一年半时间
张周捷在工作室里自学焊接、切割、打磨、抛光
2010年6月份
第一把椅子出来了
不再是仅仅是电脑里的数据
而他作品的第一次亮相
则是惨淡收场
2010年在上海世博展览馆
他的首展只坚持了几个小时
“从早上开始
就不停地会有人过来指指点点我的作品
他们会质疑这些作品
他们觉得这样的椅子根本不能用
感觉他们对这东西很不尊重!”
早上开的展,中午还不到他就撤了

他不甘心,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他觉得总会有人能够接受这样的作品
之后一个多月
他带着不甘心参加了人生中的第二个展
出乎意外
他在展上的所有作品
都被一个收藏家买走了
而且是第一天上午就被全部订光
后来聊天后才知道
这些椅子是那位收藏家
收藏的第一位中国设计师的作品
同时设计杂志wallpaper也给他做了重要的报道
把这个二十多岁的中国年轻设计师
和国际大师同时出现在同一篇报道里

参数化是一种客观还是在模拟一种客观
我认为参数化设计本质就是一种客观
它是用数学的方式构成
与大自然的客观是平行关系
我们可以用参数化去模拟自然
但内在和逻辑完全不同


参数化设计究竟在解决什么问题?
单就设计表现
它是一种设计语言、一种存在形式
还有更内在的逻辑性和算法
而参数化设计就是
某种算法完成的过程
这样理解
其实参数化为表现形式的计算机设计
他不单单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渠道
而是一种方法论构建
这对设计的影响,将是前所未有的

参数化设计的分支,给大家介绍一二
比如说自下而上的
比如说,大数据,蜂群算法,蚁群算法
还有自上而下的
一开始有个明确目标、方向
主导计算机实现的过程
还有两者都有的混合状态
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参合

参数化的发展的终极形态会是怎样
是一种无限接近自然的演化
将会更加合理、多样化的存在


很忧虑,现在的大部分设计师会被取代
未来我们任何人都要做好准备
做为设计师必须要更多掌握科技
才能走才前面,才能给出最优答案

评论(0)

发表评论